我們應該像尊重生命一樣,尊重死亡 | 問答

更新時間:2022-04-28 17:12:34 所屬欄目:大家 作者:李威愛

摘要:點擊標題下「青音」可快速關注青音特邀權威心理專家在「音符Q&A」板塊,為大家解析那些搞不懂的煩心事。有疑惑的你,可以到「青音」公眾號的后臺說出你的故事。你的心事,有我愿意聽。音符「秋楓」:我很恐懼死亡,害怕死后的未知。我知道人終有一死,可我不同,我患有遺傳疾病,從小就致殘了。醫生

點擊標題下「青音」可快速關注

青音特邀權威心理專家在「音符Q&A」板塊,為大家解析那些搞不懂的煩心事。有疑惑的你,可以到「青音」公眾號的后臺說出你的故事。你的心事,有我愿意聽。

音符「秋楓」:

我很恐懼死亡,害怕死后的未知。我知道人終有一死,可我不同,我患有遺傳疾病,從小就致殘了。醫生說我的生命不會太久,我自己也知道。

別人在一二十的年紀不會想死亡這個問題,可我從懂事就知道我的生命不會太久。我一直在學著接受,但還是恐懼。我沒有宗教信仰,我崇尚科學,所以我知道死亡就是消亡。

我很恐懼死亡本身,也恐懼死后的未知。請問老師我這樣是什么心理?我該怎么改變心態呢?

心理諮詢師:童萍

親愛的音符「秋楓」,你好!

十分感謝你的分享與提問,讓我們有機會來討論「死亡」這個話題。

1

「死亡」是個十分沉重的話題,我們會有意無意地回避這個話題,事實上也是在回避我們對死亡的恐懼。

我們都知道,一個人出生之時就註定其必將死亡,如果說出生是相對偶然的事件,那么死亡是絕對地必然。可我們仍然會對這個顯而易見的客觀事實心懷恐懼,為什么?

首先,我想為恐懼正名。恐懼絕對不是我們人類需要完全克服,或消除的情緒。

縱觀人類進化史,如果沒有恐懼、害怕、緊張這樣的情緒反應,我們可能早就成了勐獸們的腹中餐了。由于恐懼,我們面對危險時會審時度勢,是逃是戰,事后想盡辦法(包括制造先進的工具或建造堅固的防護)讓自己得以存活。

所以,恐懼絕對不能完全消除,是這樣的情緒體驗,讓我們不斷在跟大自然的斗爭中,想辦法避免可怕的結果。

因此,恐懼來襲時應該擁抱它,感受它,并找到恐懼的對象,然后想辦法避免那樣的后果或盡量降低后果的嚴重程度。

曾經看到過一句話是有關「勇敢」的,「真正的勇敢不是無所畏懼,而是心懷恐懼仍繼續向前!」,與秋楓共勉!

2

我曾經帶過一個創傷團體,這個團體成員均經歷了,與生命安危相關的威脅性事件。

大家在這個群體中,不同程度地表達了自己對于死亡的恐懼,對死后給親人帶來的痛苦的內疚,這個世界從此無我、及我再也無法感知這個世界的恐懼。群體內的情緒立刻一片悲鴻。

當我引導大家去思考,如果做了什么,我們就可以了無牽掛地離開時。大家暢所欲言,講了好多,比如「陪父母去旅游」、「耐心陪伴孩子」、「不再跟愛人為小事爭吵」、「跟某某人說對不起」、「再讀個學位」……三輪下來,大家悲傷的情緒,被這一件件可以做的事情,慢慢平復了。

所以,我想大家恐懼的不是死亡本身,而是如果死亡來臨,而我仍然留有很多遺憾!

如此看來,我們應該像尊重生命一樣,尊重死亡。因為,死亡的意義不僅僅在于生命的結束,更在于,它時刻在提醒我們,在有生之年可以做些什么,當離開的那一刻可以不那么遺憾!

跟那些在意外事故中喪生,還沒有來得及思考死亡的人比起來,至少此時此刻的我們是幸運的。我們還可以去思索死亡,去做些什么,讓我們的生命更有意義。

3

如果我說:「秋楓,我也恐懼死亡,也恐懼死后的未知。」不知道你會怎么看?

我會認為,對死亡及死亡后的未知的恐懼,是正常的心理反應。然而,我們不應該讓自己只是沉浸在恐懼當中虛度光陰,我們要想辦法,在當下做些什么來降低死亡帶來的遺憾。

正如我們「生」不由己,「死」亦不由己。不過,人生的意義,并不在于開始和結束之時,而在于整個過程。

如果在生命長度上,我們無能為力,那就讓我們在生命的深度上,為所欲為吧!加油!

[ 童萍:江蘇揚州人,就職于江蘇省蘇北人民醫院臨床心理科,先后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和揚州大學,獲醫學學士學位和心理學碩士學位,講師,從事心理諮詢與治療工作近十年。 ]

給「音符Q&A」加點料

每晚8點,我們在「青音」公眾號聆聽「音符」的故事、專家一對一的解答。歡迎把你的疑問、你的困惑、你的感想留下,我們會精選問題供專家解答,期待您的一吐為快!

提問方式:進入青音公眾號,點擊「有心事」菜單欄,選擇「我有心事」即可。

相關內容

歡迎留言:

首页-汤姆高清影院官网-首页汤姆高清影院官网入口-汤姆影视